宋茜谈新野蛮女友:喜欢叛逆暖男 拿脚夹车太贤

  在宋茜与杨洋的绯闻传得沸沸扬扬之际,她的第一部电影《我的新野蛮女友》上映了。小浪知道大家都很关心这段绯闻的真假,略可惜的是,这场完成于半个月前的对话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而即将开始路演和驻扎横店的宋茜也似乎准备对这段绯闻闭口不谈。不过,我们问到了宋茜心目中的理想型:听话,然而不是傻傻地听话;暖男,但要有点小小的叛逆。而戏中的搭档车太贤更成为宋茜点名想嫁的对象,因为人格魅力满分。按照这个标准,各位看官不如自行判断这段绯闻的真假。

  相较于这段热闹的花边新闻,小浪更关心的是第一次登上大银幕的宋茜表现究竟如何。这个漂亮的青岛姑娘在韩国以歌手身份出道,回流到国内也参演了几部电视剧,但拍摄电影却还是初体验。好在这是一部中韩合拍片,宋茜能充分发挥自己的语言优势,而戏里的野蛮女友角色更像是为宋茜量身打造的,多年的舞蹈功底转化成戏里那些野蛮小招式,肢体动作完全无障碍。

  15年前《我的野蛮女友》风靡亚洲,挑战经典,接棒全智贤,搭档车太贤,这些对宋茜而言当然有压力,但在她看来,最大的困难并不是被比较,而是如何拍好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在电影这条道路上,刚刚上路的宋茜正在慢慢摸索迈出一小步,她的计划是,先演一些和自己相似的角色,积累了经验之后,再去创造和自己反差大的人物形象。

  演员宋茜正在冉冉升起,而自称“贪心”的她也没有忘记歌手老本行,还要在综艺等各方面全面开花。用宋茜的话来说,就是“什么领域都能触及到,什么都能照顾到”。

  粉丝们最关心的那个无节操问题——宋茜,你什么时候娶我——小浪也帮大家带了话。这个问题可是难倒了希望“什么都能照顾到”的宋茜,她想了又想才给出了答案:“她们人太多了,照顾不过来。”

  这个事事都想照顾周全的姑娘无疑在事业上有颗不断进取的心,但生活中她却还是呆萌美少女一枚。粉色的眼影是那么少女,一进门挥动着双手打招呼的方式是那么少女,说话时不经意嘟起的小嘴是那么少女;采访结束后,工作人员想把她身后的易拉宝挪一个位置,正在玩手机的宋茜突然接话:“原来这个就叫易拉宝啊!”实在是呆得有点可爱。祝福这个工作上的多面手,生活中的小迷糊能多多实现面朝大海、睡到自然醒的梦。

  宋茜:因为这个角色很吸引我,角色的设定就像为我量身定做一样,很适合我,很符合我;而且又是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因为第一部都很经典了。所以我就接了,一定要演。

  宋茜:比如说身份背景,就是她会说一点点韩语,但是她是中国人。她会功夫,而我是学过跳舞的,就是在某些小的点上还是跟我蛮像。性格也是没有那么女生,会有一点点野蛮,然后比较直率。

  宋茜:压力倒还好,因为这一部跟第一部是不一样的,我是一个全新的角色,所以在跟第一部比较方面,我倒是没有什么压力。

  宋茜:当时我接拍的时候我就会问,之前的那个野蛮女友去哪儿了,他们就告诉我是这样的一个设定,我就是一个全新的角色,那我真的就是无压力。不能说没有压力,第一次拍电影,肯定还是有压力的,而且跟全智贤前辈之前演过野蛮女友的车太贤这样的大前辈一起演戏当然还是有压力的。但是在这个角色的塑造上我觉得是一个新的挑战,我可以发挥的空间是很大的。

  宋茜:当时不是韩流的粉丝,但是当时同学们开始流行要看韩国的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然后听韩文歌。当时我还没有去追,只是说大家觉得好看那我就去看了,看了以后其实真的超好看。

  宋茜:我当时最迷的记不清了,最开始知道韩国的时候就是HOT他们,然后就是《我的野蛮女友》这部电影,再就是《蓝色生死恋》。

  宋茜:特别有趣,特别好玩,因为妆也不一样,发型也不一样,服装也不一样,就是跟拍杂志似的,什么样的风格都尝试一下。

  宋茜:最喜欢的一套是埃及艳后,那个妆也化了好久,因为那个妆比较有特色一点,再来就是《花样年华》的造型。

  宋茜:对,当时导演和大家一起研究出来的。我们的导演之前最有名的一部戏就拍得比较让人大吃一惊,就是想不到会有怎样的动作,所以在这部电影里也是融入他很多创新的想法,比如说用脚夹车太贤的脸。导演、我、车太贤我们三个就在现场一起研究,到底怎样很自然地去夹,怎么夹会比较好看,又不会觉得很突兀。

  宋茜:好多次,脚伸到他的脸上去,其实你的大腿再怎么有劲,再怎么有肌肉,这个速度也不会很快,所以当时就是车太贤拿着我的脚往自己脸上拍。

  宋茜:会有一点尴尬,因为拿一个脚对着人家的脸真的不太好意思,而且又是第一次拍。开拍的时候也算熟了,其实没有那么熟,也不能用脚对着人家的脸,而且没有穿鞋,是穿着袜子,拿开我的脚我还是有点尴尬的。

  宋茜:有一些小动作,比如说那种像是打他其实又是打情骂俏的那种。其实大部分野蛮的东西,可能我想要这么做,但是我又不太敢去做,然后车太贤会告诉我不要担心,让我放手去打。导演也给我勇气:你打他就好了,你打实在一点就会很真,不要担心他会疼,因为你打得越轻越不实在他就会捱打的次数越多。

  记者:我觉得这个戏虽然是演野蛮女友,但某些层面上其实她是特别贤惠的。大家会觉得一个中年Loser遇到一个又美又能干的老婆,是个特别幸运的事,不知道你怎么看待这个戏中的爱情?

  宋茜:我拍之前我还是觉得像第一部那样,大家会觉得这么美的一个女生,怎么会跟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男生在一起,怎么会喜欢上他。最开始我说我要拍的时候,我也是在想,这个女生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他,然后就是一直在想,一直在拍,拍着拍着我就发现了车太贤不管是生活中还是拍戏中,那种应该叫个人魅力,就是表达不出来,但就是有那种魅力在他身上。我就跟他说,我如果要结婚的话,一定要挑你这样性格的男生,虽然不觉得有多么帅多么伟大多么有钱,但是就有一种人格魅力,就是吸引别人。

  宋茜:对,我有私下问他的爱情史怎么怎么样,他就说跟他的老婆也是初恋,虽然中间也有过一些小摩擦经历,但是最后还是走在一起。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单纯很善良的人,而且为了自己想要的这份爱情愿意去付出,去执着。

  宋茜:我相信,如果有缘分,两个人真的合得来的话,如果有机会再见的话,我觉得初恋的成功率应该还是蛮大的。

  记者:那还挺好的。戏中还有一些小摩擦,我很想知道你在爱情中,对方做了什么事是你绝对不能忍受,掉头就走的?

  宋茜:想一点一点尝试,现在还是我的初级阶段,在演技上来说我还是一个新手,就想先通过一些跟我比较相近和比较适合我的角色开始。希望通过我的对手演员还有导演,来积累更多的经验,然后再去挑战一些跟我反差比较大、更有挑战性的角色。

  宋茜:就是《我的新野蛮女友》这部电影,这是我的第一部电影,真的是把我的专长全部都用上。比如说里面有功夫,然后我又会跳舞,就是在肢体上我是没有障碍的。再来就是语言方面,我是中国人,我会中文,而且我会说韩语,这是把我的所长全部发挥到这部电影里面去。拍的时候也是很开心,因为通过这部电影也接触了好的导演,还有跟我一起搭戏的演员都是特别优秀的演员,我觉得积累了很多好的经验。

  记者:你已经和冯绍峰、舒琪、车太贤这些前辈们搭档过了,他们有传授你一些表演上的经验吗?跟他们学到了什么?

  宋茜:有,我有的时候可能就有的戏份去问他们,比如今天这场戏有这样的感情,我应该怎样做更好,还有你觉得我这样子做的话,把握的度数会不会有点太弱或者太强,他们会给我一些小意见,也会帮我设计一些剧本上没有的小情节和小动作。

  宋茜:我之前刚拍过《幻城》,可能在暑期就会跟大家见面。再就是《我最好朋友的婚礼》这部电影。后来还是会有更多的演戏方面的作品,希望在其他的领域也能有更多的机会。

  宋茜:我希望是都能涉及到、都能顾及到,因为我其实还是一个挺贪心的人,我希望我做的工作能够多姿多彩,就是什么领域我都能触及到,什么我都能照顾到。

  宋茜:这个还不知道,我连下个月是干什么我都不知道,因为很多工作都在排,至于它怎么安排,还是要看时间上怎么把它错开。

  宋茜:真人秀也不错,或者那种游戏类,就是让我坐在那里说太多话的综艺节目我会有一点点害怕,因为我不太会说话,所以会有一些尴尬,倒不如让我肢体多做一些的那种节目应该更有意思。

  记者:你通过综艺也去了很多地方旅游,你也出过旅游方面的书,所以有点好奇你自己最想去的地方是哪儿?

  宋茜:我其实比较喜欢靠海的地方,因为本身我的老家就是青岛,就是靠海的地方,所以可能更偏向海。比如说我之前去过马尔代夫,还有巴厘岛都特别舒服,我们平时的工作都特别紧,节奏这么快,如果真的有时间的话,我就特别喜欢那种没有多少人的地方,真的可以让我什么都不想,然后去休息。我还没有去过夏威夷,以后有机会的话好想去看一看。

  宋茜:看哪一边的工作更多,我没有故意偏重哪一边,就是哪边有工作我就往哪边跑,只要排的过来。那中国这边如果我现在在宣传的话,我就会在中国多一点,如果过一阵子又要开始去韩国那边宣传,那我就跑韩国去。

  宋茜:牙疼好了,但是牙还没有结束所有的治疗。小时候牙就不太好,然后就做了那种牙齿上面的小手术,所以现在还在维修中。

  宋茜:那不行,我现在跳就是露怯了,等什么时候有机会我好好准备一下,有那种机会的话我肯定露一下。

  宋茜:不一样,中国的话就是在自己的故乡,所以就比较舒服一些,但是在韩国的话我有自己的小公寓,然后有我自己的小车,就是比较自由一些。(京雅/文 王博/摄影 陈植/摄像)

本文由启明星新闻网发布于曝光台,转载请注明出处:宋茜谈新野蛮女友:喜欢叛逆暖男 拿脚夹车太贤

相关阅读